中国投资:电力互联或给非洲发展增强动力

由于电力资源与消费区域的分布不均衡,如何将电力运送到需要的地方是未来电气化社会的关键问题。在非洲,电网的互联,相比储能就是一种成本低廉的方案。

现在,在南部非洲、北非、西非,这些电网的互联已经发生,电力正在进行跨国交易。这一方面促进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更促进了非洲区域一体化与工业化的进程。

电力互联正在进行

在2019年全球能源互联网大会上,埃及电力和可再生能源部副部长穆萨表示,埃及已经同部分北非国家实现了互联,并且在此基础上推进与沙特阿拉伯的电网互联项目,在这个项目完成之后,埃及将与海湾国家和亚洲建立电网互联。目前埃及、塞浦路斯和希腊之间的电网互联已经完成了可行性研究,埃及将成为欧洲、亚洲和非洲国家之间的桥梁。

“西非的通电率仅为52%,每月缺电长达80个小时,而我们这个地区的电力成本却是全球最高的之一,目前每度电为25美分。”利比里亚土地、矿业与能源部副部长谢尔曼表示,目前有十几个国家组成的WAPP组织致力于一体化的区域电力市场,“现在我们正在实施区域电网,然后由西非电力池来执行,通过CLSG项目进行建设,正在取得稳步的进展。”

CLSG项目属于西非电力池总体框架的一部分,所有CLSG国家的议会都已经批准了西非经济共同体的能源议定书这样的一个区域互联的条约。这个项目获得了四家非洲开发银行、欧洲投资银行、世界银行和德国投资银行的出资,该项目将连接CLSG四个国家的电网,目的是在次区域内输送可靠可负担的电力,弥补次区域的能源短缺。

“我们国家的发展战略就是将刚果打造成为中非能源通道。”刚果(布)能源水利部部长佐尼亚巴表示,这与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的意愿完全契合,他介绍,“2018年10月23日,该组织刘振亚主席向刚果(布)国家总统恩格索介绍了他们的愿景,根据特高压输电技术,使得我们在刚果民主主义共和国、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安哥拉之间能够互相交流他们的电力,也在此区域真正实现互通互联。我们的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现在我们已经开始在和中国企业研究建设输送线路。”

2015年9月26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发展峰会上提出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的重大倡议,为应对全球挑战、推动世界能源转型和人类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中国方案。

据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主席刘振亚介绍,全球能源互联网是清洁能源在全球范围大规模开发、输送和使用的重要平台,实质是智能电网+特高压+清洁能源,智能电网是基础,特高压电网是关键,清洁能源是根本。

中国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表示,目前中国已投入了24个特高压工程,在建8个特高压工程,建成了世界最大的特高压交直流混合电网,跨区输电能力超过2.7亿千瓦,为中国清洁能源大范围优化配置发挥了关键作用。目前,中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达到7.5亿千瓦,其中风光发电装机接近4亿千瓦,中国2017年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了46%,提前三年完成减排工作目标。

现在,中国已经实现了与俄罗斯、蒙古、越南、老挝、缅甸等国家电网互联,全面发展同世界各国的能源合作,推动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

系统性解决电网融资问题

根据合作组织2018年发布的报告,非洲是全球最大的清洁能源资源宝库,并且在全球清洁发展当中具有重要的地位。非洲的太阳能可开发量占世界总量的40%,总量可以达到每年665万亿千瓦时,风力发电占世界可发电量的32%,67万亿千瓦时/年,水力发电占世界可开发量的32%。

在2015年巴黎第二十一次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启动非洲可再生能源倡议,该计划的目标是到2020年实现至少1000万千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并且调动非洲潜力,到2030年前达到3亿千瓦的可再生能源发电能力。

当前,非洲人均年用电量为全球平均水平的18%,平均电价高达每千瓦时14美分以上,近一半的人口还没有用电,这些问题严重制约着非洲的经济社会发展。

“非洲能源矿产资源巨大,但是我们却没能有效地开发它们,因为我们缺乏融资手段。”几内亚能源部长希拉指出了当前非洲能源发展的关键掣肘。

刘振亚表示,建设非洲能源互联网需要充足的资金保障,由于非洲很多国家的投资和担保能力有限,以及技术市场等因素,导致非洲电力的大型项目融资难、启动难。为了破解困局,合作组织研究提出了电矿冶工贸的联动发展新模式,整合非洲清洁能源和矿产资源优势,打造电力、采矿、冶金、工业、贸易协同发展的产业链,以充足经济的清洁电力保障矿山冶金基地、各类工业园区的建设和生产,推动由初级产品向高附加值产品转变,形成投资、开发、生产、出口、再投资的良性循环,全面提升非洲经济发展规模、质量和效益。这一模式以项目的良好预期收益为基础,推动发电、输电、用电等企业签订多方合约,形成风险共担、相互保障的利益共同体。

“在非洲大陆能够有足够的电力供应,将会创造比较好的营商环境,能够促进我们的电矿冶工贸联动发展,同样也可以塑造全链条的工业生产。因此,各国未来应该能够就地实现工业化的改造,并且能够有一个更有竞争力、有附加值的市场,这种产品一旦出口到国际市场的话就会创造外汇收入,并且促进就业,从而进一步促进内部的经济增长,减少对于原材料出口的依赖,这些都要借助电气化和工业化。”几内亚能源部长希拉表示。

“全球能源互联网绝不只是电网,而是一个崭新的系统。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总体可以按照国内互联、洲内互联、全球互联三个阶段进行,2025年全面加强各国国内电网互联、跨国联网实现重要突破。2035年基本实现各大洲的洲内电网互联、亚欧非率先实现跨洲联网,2050年总体形成全球联网的格局。”刘振亚表示。

打造世界最大的清洁能源基地

一个坐落在非洲中部的巨大水电站群,将成为世界最大的清洁能源基地,电力将从此源源不断供应整个非洲。

2018年10月16日三峡国际能源投资集团为主的中方联营体与西班牙联营体、刚果(金)政府签署了英加3项目(Inga III)的“独家开发协议”。该公司与刚果(金)政府、西班牙联营体一道,联合来自世界各方面的力量,共同打造这个非洲工业化的电力源泉。目前该项目仍在进一步的磋商中。

刚果河的水资源非常丰富,在非洲具有较大的影响力,是非洲重要的电源点。研究提出,刚果河水能理论蕴藏量约2.5万亿千瓦时/年,水电技术可开发总量约1.5亿千瓦,其中干流下游金沙萨-马塔迪约360公里河段水能资源最为富集,河口年平均流量约4.1万立方米/秒,理论蕴藏量约8500亿千瓦时/年。综合河段地形、水能利用等开发条件,刚果河下游水电按皮奥卡、大英加、马塔迪三个梯级电站统一规划、协同开发,总装机容量可达1.05-1.1亿千瓦,年发电量约6000-6900亿千瓦时。电站群建成之后,就是世界上第一大水电站群,整体规模可以满足非洲70%的用电需求。

刚果河电站群的整体投资,可拉动刚果(金)1600-2000亿美元左右的相关投资,建设期间每年可以增加就业约10万人,对当地经济增长,交通设施条件改善,都将起到极大的带动作用。但刚果河水流经国电力消纳能力有限,需要在满足刚果(金)、刚果(布)本地以及中部非洲邻近国家用电需求的基础上,跨区送电西部、南部、东部、北部非洲负荷中心,进而跨洲送电到欧洲、西亚,在更大范围内优化配置。同时,全球能源互联网也在寻求推动各国的工业企业在当地进行投资,把当地的工业产业集群建立起来,推动工业化发展。

例如,在几内亚发展铝产业,把刚果河的水电通过电网送过去。根据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的测算,虽然几内亚水量丰富,但是满足不了大规模生产氧化铝、电解铝的用电需求。例如,一个100万吨的电解铝项目就需要200万千瓦的电,远远超过了本国的供应能力。

随着刚果河电站群的建成,将形成一个能源输出中心,对非洲来说,这里相当于非洲的清洁能源发源地,对于非洲正在进行“三网一化”具有推动作用。

通过对外售电的收入,可以弥补电网投资支出。研究估算,刚果河下游水电开发与外送工程到网电价比目标市场发电平均电价低约2-5美分/千瓦时,具有较强电价竞争力。